• 桃園鐵玫瑰藝術節

表演者說說_李貞葳《共狂》


1. 從《kNOwn FACE》說唱自己的填詞,到《共狂》的現場音樂,音樂似乎在妳的作品中扮演著重要的元素。可以請妳介紹一下這次與音樂設計/現場演出 Dutch E Germ 的合作嗎?音樂在妳的生活中也扮演重要角色嗎?能不能推薦幾首歌曲給藝術節的觀眾~


這是我第一次創作結合現場音樂與舞蹈的演出,在這作品的概念與表演形式下,想像著有現場音樂、歌唱的魔力,讓我非常興奮!


找到Dutch E Germ像是挖到寶,他觸及的音樂領域很廣、彈性很大,於是能將我對音樂的想像盡情的填上色。我們投入非常多的時間工作,兩人不斷切磋和協調,才逐漸找到屬於這舞作的音樂風格,有時候我們很滿意時,兩人的情緒會很激動!但也有花了很多天還是不滿意的時候,雖然沮喪,但就相約隔天再繼續釐清。


我有很多在follow的音樂人,但我發現生活習慣來說,我比較常在聽新聞和訪談。

但只要是在準備創作或教課時,我就會大量的聽音樂,我聽的範圍非常廣,什麼都聽。


我是Nils Frahm的樂迷,推薦他的代表作: Says.

他的音樂總是帶我去一趟精彩的旅程


推薦Nocturnal Emissions的Venus in Furs.

這首是在創作《共狂》音樂時,給Dutch E Germ和舞者兼歌手柏霖PoLin的參考,那種嘶吼和衝破空間限制的聲音,我愛!


再來推薦Nick Cave的Fireflies,他太多經典了,不管在琴藝和詩詞寫作上,我是他的迷妹一枚。


2. 請用3個形容詞,形容這次的空間設計和氛圍~


*狂放的時空(放空!)

*精神出走

*現場打擊又Dj


再加一個

*扭轉現實

3.在高速發展且疫情環伺的環境之下,大家似乎可以跟著《共狂》一起拋開壓抑,請問為什麼選擇這個主題,有什麼樣的契機嗎?與過往的作品,有沒有相呼應、延續或相對的主題關聯呢?


在2020疫情全球蔓延時,lee\vakulya於鈕釦計畫(註1)創作及演出《The Passing Measures》,用了實驗聲響作曲家阿爾文·路希爾 Alvin Lucier的知名作品〈 I’m sitting in the room. 〉的片段。



〈 I’m sitting in the room. 〉在同一個空間裡重複播放的言語,隨著次數累積產生的反饋現象,留下與整個物理空間共存的共振波,如同反應了我們在全國封鎖的狀態下,創作被迫移到家裡客廳,去面對生活的反覆和空間被拘限的新日常。

然而到了2021,我們還是在面對一樣的難題,仍在精神壓抑與行動不自由的現狀裡乖乖就範。

與上部作品一樣在面對「疫情下的身體」,但這次我期望透過《共狂》,為我們正在承受的狀態找到破口,於是思考著音樂的共震、人聲的穿透性、身體的釋放,來帶觀眾在受限的空間裡精神出走。

註1: 鈕扣計畫是由台灣編舞家何曉玫於2011年發起,提供給旅外舞者的演出計畫。


4.這次受邀至桃園鐵玫瑰藝術節演出,請問妳對桃園有什麼樣的印象?這次與桃園的合作有什麼特別不一樣的地方或期待的事情嗎?

桃園對我來說最深的連結就是桃園國際機場,在每每抵台時,說聲:「我回來了!」

在離台與家人難分難捨時,說聲:「下次見,保重喔!」

所以是充滿情感,在回家與離家的連接點上的地理位置。


這是我第一次帶作品來桃園演出,非常期待認識桃園的觀眾,也因此希望透過作品與大家產生共鳴。我也很好奇他們的觀後反應,希望透過演後座談與大家討論。


另外,因為少有機會來到這裡演出,我們也安排了Gaga身體工作坊,希望除了觀眾來看演出以外,我還能與大家有一起跳舞、分享舞蹈的機會。


















lee\vakulya 李貞葳《共狂》


「凡被壓抑的,都會以更醜陋的方式捲土重來。」 —— 佛洛伊德


這個世代讓我們忘卻了自己,那我們就到另一個向度去找尋,在一樣的頻率裡,我們一起歡狂,解脫、釋放、大口喘息。

|演出場次| 10/29(五)19:30 10/30(六)19:30 10/31(日)14:30 |演出場地|桃園展演中心 展演廳 |票價|500元 >>>購票去